南充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化工机械厂家

电子印刷业协同作业模式雏型研究

时间:2022-04-29 来源网站:南充化工机械网

电子印刷业协同作业模式雏型研究

摘要

面对数位印刷技术的引进,国内的印刷生产作业机制也势必作进一步因应与调整,无论是订单处理、原物料供应及采购、印刷作业、装订加工,配销通路,乃至于客户回应处理层面等,以让最佳化的整合流程来使数位印刷生产发挥最高之生产效率,以求能即时快速地回应客户、市场以及竞争者,而此时协同作业机制的建立将可以满足上述的要求。而本文所提出的「电子化印刷企业供应链协同作业模式」之运筹营运架构,乃是将印刷厂、印刷原物料供应商、印前公司、印后加工厂及物流业者等共同整合成为一「印刷数位服务运筹体系」,由主体之电子化印刷企业统筹印刷成品的生产及出货等相关作业,并配合协同设计、协同配销及协同服务等机制,与印刷厂群、原物料供应商及物流公司来进行合作。除了改变原有传统的生产运作模式之外,并将资讯流与物流纳入整个运筹的营运体系之中,加以探讨及分析各协同单元之分工及配送流程等,乃为本文所探讨之重点。本文探讨之结果谨以提供印刷业者未来进行供应链流程整合之参考以及印刷业协同作业系统开发之依据。

壹、前言

「没有夕阳工业,只有夕阳管理。」,这句话实在适合套用于目前台湾四千余家印刷厂的经营现况上。资讯科技的冲击,的确彻底改变了传统经济体系的经营模式,不论是整体供需模式、市场结构及交易方式等,印刷业身为传统之制造业也正面临着数位化浪潮的冲击。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讯科技的冲击并非是坏事,有赖于资讯科技的整合,印刷作业的生产型态已逐渐迈入数位化以及全自动一贯化作业生产的阶段。数位化印刷生产流程的特色在于缩短作业流程、增加准确性以及节省生产成本,加上又具环保之概念,必定成为未来印刷的主流生产模式,且加上网路传输技术的发展,以及一些印刷新技术的融合,如数位打样技术(Digital Proofing)、DI 等,未来客户都能在网路上进行远端下单,然后异地印刷、装订以及出版发行。由此可见数位化印刷的工作流程对印刷厂作业模式的冲击与改变是非常深远的。数位化印刷流程的导入不仅单单是全面印刷设备的升级与换置,也不单单是成本挹注面的支出,其实也具有其市场利基的诱因存在。

根据Jill Roth(2002)在其「Digital Printing :Emerging Markets 」论述中提到,在未来由于数位化印刷流程的日渐普及,加上数位印刷设备及技术不断地研发与进步,未来印刷的生产模式将朝多样化以及非固定版式印刷的方向前进,也就是说印件不再是一版到底,而是须配合整个市场的动态和消费者需求来作印刷上的机动随时调整、修正及输出,未来数位印刷的发展趋势将朝少量多变化、可机动更改版样以及高品质、高附加价值印件产品的方向发展,尤其是商业印刷效应(商业用印刷品市场,如高品质型录、公司形象出版品等)更为显着,如图1-1所示。

图1-1数位印刷前景预测图(2001-2004年之商业印刷效应)

资料来源:Jill Roth(2002),"Digital Printing :Emerging Markets ",American Printer,P.28

图1-2印件处理作业时间周期趋势图(导入数位印刷技术之后)

资料来源:Jill Roth(2002),"Digital Printing :Emerging Markets ",American Printer,p.27

另外,Jill Roth(2002)也提及印件的生产时间周期也将因数位印刷设备及技术的导入而大幅地缩短,如图1-2所示,未来一份印件从企划到输出都将能在一天之内予以完工,这种极速的生产速度再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相较于传统印刷作业流程,数位化印刷流程的导入确实对于印刷产业的生产效能提升有着大幅度的助益,加上可节省人力成本、印品多样化且又符合环保政策的要求标准。

面对数位印刷技术的引进,国内的印刷生产作业机制也必须进一步作因应及调整,不论是订单处理、原物料供应及采购、加工处理,配销通路,乃至于客户回应处理层面等等,以让最佳化的流程整合来使数位印刷生产发挥最高的生产效率,以求能即时快速地回应客户、市场以及竞争者。此时协同作业的机制将可以达到上述的要求,除了改变原有传统的生产运作模式之外,并将资讯流与物流纳入整个运筹的营运体系之中,加以探讨及分析各协同单元之分工及配送流程等,此乃为本文所探讨之重点。

贰、企业间协同作业合作模式之探讨

在当今产业环境不断地快速变迁,企业同时亦发现仅仅将企业内部的作业流程最佳化已经无法满足企业快速回应市场的迫切需求。因此,企业从早期将电子化的重心放在企业内部,着重于提升员工生产力及流程的整合,接着逐渐把焦点转移至电子商务(e -Commerce),让企业与企业之间或企业与消费者间透过如电子资料交换的工具来进行电子形式的交易或沟通,以便降低营运成本。时至今日,企业所关注的焦点,则是有关于企业电子化(e -Business)的相关议题,其所强调的已是不同交易伙伴间彼此在资讯以及作业流程上的整合。然而在此整合的过程中,企业之所以得以和交易伙伴达到流程及资讯的成功整合,凭藉的就是「协同作业(Collaboration)」的机制。在运用协同作业之下,企业得以对交易伙伴(上游供应商及下游客户端)在流程与资讯上整合,并根据企业资源的现况(包含内部资源与外部资源),作最佳化安排,以求能即时快速地回应客户、市场以及竞争者。

Gartner Group 指出,2000年开始企业应用资讯科技的演进,已经从1995年的企业内系统到1995年至2000年的价值链/供应链整合资讯系统以及电子商务,演进至目前的协同商务时代(Burdick,1999)。而Gartner Group 针对协同作业(Collaboration)所提出的定义为:协同作业是一个可以达成员工、商业伙伴以及客户在整个交易社群或市场的动态合作的模型(Burdick,1999)。在协同作业的模式下,企业可以利用网际网路的力量整合供应链并达成资讯共用使得企业获得更大的利润。广义来看,所有企业与企业之间商务活动的协调合作行为,都可含括在协同作业(Collaboration)的范畴之中。因此,协同作业涉及的对象并不局限于交易的供应商与采购商,而将供应商、合作伙伴、配销商、服务提供者、客户等都同时包括在内,涉及的活动范围也不再是局限于交易本身,从上游的产品设计、供应链规划、预测、到下游的物流、行销等无所不包。正因为协同作业的定义非常广泛,学者及业界对于所谓的协同作业(Collaboration)的定义及分类也各自有不同的切入角度。(陈晓屏,2002)

黄贝玲(2001)指出不论是企业内部部门与部门之间或是企业与企业间(供应商、合作伙伴、配销商、服务提供业者、客户等)商务往来上任何形式的协同(产品设计、供应链规划、预测、物流、行销等),都可以被视为协同作业。企业与企业之间实存在着许多协同合作的机会及管道,如图2-1所示:

metaGroup 更将协同作业划分为四大类之合作形式,包括设计协同作业(Design Collaboration)、行销/销售协同作业(Marketing /Selling Collaboration)、采购协同作业(BuyingCollaboration)及规划/预测协同作(PIanning /Forecasting Collaboration)四种。(待续)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小银管眼线液笔

银耳子面膜

珂拉琪